首页 > 热门关注 » 正文

魔兽世界的最新剧情里,凯诺兹为什么要帮助加尔鲁什越狱?

 6 ℃
菊暴诸神的回答 凯诺兹究竟要做什么?

  那么接下来切入正题——即将发生的事情令人诧异而又清晰。在加尔鲁什的审判之后,裁决之前,一系列的事件浮出水面。凯诺兹在拉希奥的帮助下,伏击了克罗米并把她关在审判时用以关押加尔鲁什的法力囚笼当中。拉希奥的助手拖延了发现克罗米被监禁的安度因,而凯诺兹则找准时机使用了时光之眼来召唤各式各样的著名联盟和部落领袖——击杀加尔鲁什成为酋长的贝恩,嗜血疯狂的吉安娜,心智失常的卡雷苟斯,一直致力于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推翻联盟计划而从未潜逃的萨尔,懦弱之小国王安度因,等等。在混乱中,督军扎伊拉和她各种军事力量(包括自愿骑在永恒龙军团幼龙背后的龙吼氏族)设法帮助加尔鲁什逃生。克罗米表明,随着诺兹多姆力量的流失,青铜龙军团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清晰的透析未来了,但尽管如此,部分青铜龙坚信他们不应该困守时间,而应该改变它并寻找更好的出路,凯诺兹就是这些青铜龙之一。他故意改变时光之眼(这就是为什么他必须先制服克罗米的原因)以实现这些目标。而无论出于何种原因,凯诺兹在他的计划中直接协助加尔鲁什越狱和改变时间流。我们在战争罪行的结尾看到凯诺兹将加尔鲁什带到也许是三十五年前的纳格兰,在那里加尔鲁什看到他的父亲格罗玛什·地狱咆哮正被战歌兽人欢呼着。而这些可以关联起很多零碎的细节。

  ● 如果青铜龙叛徒是凯诺兹,为什么他还是要坚持不懈的要把叛徒找出来?还是说看过了时光之眼的景象(或被告知)产生了某种“宿命效应”,未来的行动对他造成了影响并最终导致他决定承担下来?那么这件事真正发生于何时?《战争罪行》 中并未描述索莉多米之死——因为据我们所知,她依然健在。那么,她是什么时候死的?

  ● 我们知道时光之眼可以见证过往时间线。而经过改动之后的时光之相也能从交叉的时间线中将一些东西带到我们当前的时间线中。永恒岛的出现揭示的时间漏洞问题——原本时间应该是不会相互干扰的,但永恒岛时间恒定(或者说时间停止),导致这个时间互不干扰的理论出现了一个明显的漏洞——对正确时间线的唯一性理论产生了重大威胁(这个问题非常复杂,简单一句话解释是:时间像网,但正确的只有一条这样的说法。一旦没走上某些关键的步骤,比如萨尔在成名前死了,阿尔萨斯没成为巫妖王,那么就出大问题了,时间线最终都会走向时光之末。详细的解释,我们也许会在之后的某期时之沙中详细解释这个问题),所以这个漏洞,通过纪元之石的改造,被凯诺兹利用制造出来了时光之眼。那么为什么凯诺兹要制造时光之相来改变过去?为什么作为一个来自艾泽拉斯而非德拉诺的青铜龙,他更在意德拉诺?

  ● 迄今为止我们的所见所闻表明,凯诺兹有能力在这些交叉时间线中穿梭(无论是否有时光之眼的协助)并招兵买马 。那个被召唤过来的,成为酋长贝恩·血蹄说,青铜龙跟他有过交流 ,并告诉他所处在我们艾泽拉斯世界中的贝恩的决定。这意味着凯诺兹可以进入许许多多其他的时间线和维度,而他跟加尔鲁什所回归的德拉诺也永远不会变成现在的外域。这已成新的事实。不仅只有两个德拉诺——而是有无数多个。所以,永恒龙军团在寻找所有世界的统治权。

  ● 凯诺兹现在还是青铜龙,但他已经和永恒龙勾结,也就是说,他已经和永恒龙一样,希望未来的时间流按照他们的意志行走,那么现在的凯诺兹,应该已经是永恒龙了,但是他还保持着青铜龙的形态?未来凯诺兹会变成永恒龙吗? guokaiminjs的回答 对加尔鲁什的审判正式开始,而凯诺兹是两名协助至尊天神的青铜龙之一。克罗米是另外一名,她担任泰兰德·语风的顾问,而泰兰德则是这场审判中的控方(书绍),想要处决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凯诺兹则是贝恩·血蹄的顾问,而贝恩则很不情愿地担任审判中的辩方,争取免除这位前任酋长的死刑。
审判进入尾声时,凯诺兹暗算了克罗米,并将她囚禁在反魔法牢笼里,而这个牢笼是用来在审判时囚禁加尔鲁什的。与此同时凯诺兹又使用时间之眼创造力一个时空裂缝,从中召唤了另一个版本的众多联盟和部落领袖:杀死了加尔鲁什而成为大酋长的贝恩、嗜杀成性的吉安娜、陷入疯狂的卡雷苟斯、从未逃脱,并协助布莱克摩尔推翻联盟的萨尔,和成为一位不称职国王的懦弱版安度因等等。在混乱中,督军扎伊拉和她手下的各种成员,勉强协助加尔鲁什逃脱。
克罗米表示,当诺兹多姆失去力量之后,青铜龙军团再也不能跟以前一样清楚地看到未来,不过,许多龙类依然觉得他们不应该对时间流动采取温和的措施,而是应使用强制手段将其扭转以达到最理想的结果,而凯诺兹就是这些龙类之一。他故意篡改了时间之眼来达到这种效果。在《战争的罪行》结尾中可以看到,凯诺兹把加尔鲁什带回到平行世界中三十五年之前的纳格兰,那时候他的父亲格罗玛什·地狱咆哮正统治着战歌兽人…
汽车烧甲醇的坏处
去颊脂垫后遗症是否存在